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李时珍

李时珍,中国古代伟大的医学家、药物学家。结合自身经验和调查研究,历时二十七年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九节 辞职回到家乡
章节列表
第九节 辞职回到家乡
发布时间:2019-08-1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明嘉靖三十八年,李时珍深深感到继续待在北京已经没有任何意义,这对自己来说简直是浪费时光。
  于是,李时珍便想到一个办法,托病辞职。他在得到了朝廷的许可后,便立刻返回家乡蕲州,准备专心重修《本草》的艰辛工作。
  李时珍南归故乡,沿着驿路经过涿州、安阳、徐州等地。他摆脱了太医院任职中的各种矛盾和烦恼,在广阔的原野上,见闻所及处处是学问的宝藏。
  在路过一个驿站时,李时珍遇到一群北上的驿卒。他们正在用小锅煮着一把粉红色的小花。
  李时珍走到跟前,仔细一看,这是一种别名叫鼓子的旋花。此花在南方随处可见,在过去从来没听人说这种花有什么用途,各种《本草》上也都没有记载。
  李时珍好奇地问驿卒:“你们为什么煮食这种东西?”
  驿卒回答说:“常在外奔走的人,筋骨劳累容易受损伤。吃了这东西可以治疗,这是我们的家传秘方。”
  李时珍一听,就牢牢记在心里,回到驿所屋子便在笔记上记下了驿卒的话。
  一路上,李时珍一边走,一边收集着民间流传的单方验方和治病的草药。
  特别是那些民间传说的顺口溜,李时珍听到后,就立刻记在笔记本上,像人们常说的“穿山甲,王不留,妇人吃了乳长流”,就是指这两种药有发奶的功效。
  还有“槟榔、浮留,可以忘忧”,就是说槟榔和浮留这两种药具有兴奋神经的作用。
  “七叶一枝花,深山是我家,痈疽若遇着,一似手擒拿”,是说一种叫蚤休的药草,即七叶一枝花,在深山中生长,这种药材有解毒去痈的疗效。
  每收获一个信息,如获至宝的李时珍便将这些顺口溜及时记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。
  他经常感叹说:“民间流散着多少宝物啊!我一定要广采博收。”
  李时珍用记下的资料,给人治病,经过验证,确实疗效甚好,后来他把自己行医的实践经验及药理都收入到《本草》中了。
  离开了京城,离开了那争权夺利的官场,李时珍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喜悦之情。他现在终于可以返回故乡继续自己心爱的事业了。
  李时珍走出京城,一身轻松,他感觉自己的心早已经飞回了家中。他是多么想快点赶路,早点见到自己年迈的老父亲,还有自己的哥哥啊!
  可是,当李时珍一回到家时,他却发现父亲已经久病在床,父亲没有告诉做官的儿子自己病重的消息。
  李时珍见父亲卧床不能起身,便决定暂时不再外出。
  他一边在家侍奉父亲给父亲治病,一边着手改善居住条件,他这样做是为著书立说做充分的准备。
  李时珍在自己家门口挂上了一块“世医李时珍应诊”的牌子,他又当起了医生。
  过了一些时候,蕲州东门口的城墙上,贴上了李时珍亲笔写的一张大字广告。
  广告上这样写着:
  本人李时珍,现在正在编一本药书,书名叫《本草纲目》。因为自己的见闻有限,材料不够,希望各地有学问的人以及同道们,能够提供帮助,把这部对天下百姓有用的书写好,在此深表谢意!
  蕲州的乡绅们听说李时珍在楚王府和太医院都没有待多长时间,结果还是跑回来当医生,大家都在背地里耻笑他。
  有的人说:
  “这个土包子,到底是上不了台盘。”
  后来,他们听说李时珍贴出了个广告,要自己出来编一部新《本草》,他们更加鼓噪起来,说:
  “修本草谈何容易,朝廷不干的事,他干,这真是自讨苦吃!”
  在蕲州的大街小巷里,瞧得起李时珍的人还是要占大多数的,比瞧不起李时珍的人要多得多。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,都很兴奋,三三两两地谈起这件事情来。
  卖菜的李老头打开他的大嗓门对街上的人说:
  “谁说他搞不成功!这孩子的脾气我很清楚,他要干什么,不干成功他就永不罢休。”
  有人笑道:
  “李老头,你也太卖老了,人家李时珍已经是上40岁的人了,你还孩子孩子的喊人家。”
  李老头嗓门更大了:
  “怎么喊不得!他就是活到80岁,我还要喊他孩子。他小时候,我菜园里的萝卜花,不知道让他给拔掉多少呢!”李老头的一番话,听得众人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。
  每天给人家看完病,李时珍就开始编书。外面的反应他也知道,乡绅们挖苦他的话,他听了只是笑笑,根本就不当回事儿。
  但是,当他听到有许多百姓对他的工作表示那么大的信任和关心时,他更加意识到肩上的担子的重量了。
  有时,李时珍忙到三四更天还不停手,他的妻子几乎是几次拿着油壶进来,给他往灯里添满油。
  妻子见他还没有休息的意思,便说:
  “写书也不是一会半会儿的事儿,你白天要给人看病,晚上又熬这么长时间,要是病倒了怎么办?”
  李时珍说:
  “你不知道,我已经白白耽误了好几年,如果再耽误,就没有时间编写了。”
  随着人丁的繁衍,李家那所老宅已显得过于狭小了。
  李时珍就在雨湖边选了一块地,自己亲自规划设计,盖起了一座宽敞轩亮、环境幽静、景色宜人的新宅院。这里既适合父亲养病,也适宜自己潜心研究、撰著。
  这时候,李时珍的大儿子建中,按着父亲的意愿,已考中举人,走上了仕途,为李家改换了门庭。
  李时珍说服父亲,将二儿子建元、三儿子建方留在自己身边学习医术。小儿子建木年岁还小,仍在读书。
  李时珍从雨湖引来一股湖水,美化院落,使得这一座幽雅的宅院里有花有水,生意盎然。不仅家里就有清溪流水、花草繁茂,推开窗户,还能看见碧绿清澈的雨湖,望见湖上漂满的点点渔帆,听到悠扬的渔歌和小鸟快乐的鸣叫。
  李时珍引用《诗经》里“考般在阿,硕人之过”两句诗的立意,在自己的门前题了“过硕馆”三个大字。
  同时,李时珍给自己取了个别名叫“濒湖山人”,借以抒发无官一身轻,专心致志著书立说的抱负。
  李言闻为了支持儿子完成重编《本草》的大业,将自己多年积累的大量资料和撰写的几十卷著作,全都交给了李时珍。
  老人还抱病与儿子一起探讨医学和药学中的各类问题,审阅儿子的著作,他相信儿子能为李家给后世作出惊人贡献。
  父亲在李时珍的精心照料下,病情开始逐渐好转了。在这段时间里,李时珍完成了《濒湖医案》《三焦客难》《命门考》《五藏图经》《濒湖脉学》《奇经八脉考》等著作。
  李时珍本着“涉猎群书,搜罗百代”的治学精神,除了广收经典外,还涉及上自太仓、启玄、叔和之学,下至唐宋金元诸名流脉学著作达48家,他在此基础上删繁就简,写成了集脉学著作大成的《濒湖脉学》。
  明代嘉靖四十三年(公元1564年),李言闻旧病复发,医治无效去世。
  在临终前,李言闻嘱咐李时珍要克服困难,尽快将《本草》重修好。
  就这样,老中医带着对儿子的期望,走完了自己真实而可敬的人生。
  §§第五章 大功告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