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李时珍

李时珍,中国古代伟大的医学家、药物学家。结合自身经验和调查研究,历时二十七年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节 三年府医生涯
章节列表
第四节 三年府医生涯
发布时间:2019-08-1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李时珍又一次会见楚王的地方,是在楚王的丹房里。他一走进去,看见楚王盘腿坐在一张虎皮椅子上,脸上无精打采,好像瞌睡还没有醒的样子。
  楚王旁边站着一个鬼头鬼脑的道士,斜着眼对着他看,心中十分不自在。楚王问问他的出身,又问问他的学问,渐渐问到他对于丹炉一道可有什么研究。
  李时珍说:“时珍是个医生,只知道一些治病的药,炼丹一道却从来没有学过。”
  楚王听了,随便谈了几句,就把他打发出来了。
  回到住处后,李时珍心里很郁闷。他想起刚才回话时,那个道士脸上的表情很不和善。
  李时珍暗想:“楚王只听这些人的话,一心在炼丹上,他怎么会关心《本草》的事情。看来,这件事是很难再次进言的了。”
  不过,李时珍是一个意志坚强的人,干什么都不轻易放弃。重编《本草》的事情既然对老百姓有那么大的好处,他怎么也要为它奋斗下去。楚王尽管难说话,他还是想找个机会说动他。
  李时珍住在宫门外面的奉祠所里,隔壁就是楚王新修的一个神坛,里面供着道教的神像。
  过不了几天,道士们就要在里面打一回醮,有吹笙的、吹笛的、吹唢呐的、敲锣打鼓的,搞得四邻不安。
  每天开坛时,还有一个小道士,拿着一只海螺,站在大门外拼命地吹,那声音特别刺耳。
  有时,王府打大醮,楚王亲自出来行香礼拜,那就不仅闹翻了王府,连整个武昌城都给闹翻了。
  到了那一天,一大早就有地方官起来伺候,府门口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轿子。还有一只一只用彩布扎的亭子,摆在大门外,等待王府里的官员点收。
  亭子里面,摆的是各式各样的金器、玉器、漆器、绣品,都是江夏县的县官,逼迫着武昌的老百姓送来给王爷献神的。
  连离城几十里的猎户,都逃不了要送几只肥鹿来,当做供品。楚王每打一回大醮,武昌的老百姓就要倒一回霉,无缘无故地赔上许多财物。王府官员点收他们的东西时,还要左挑右选。
  老百姓虽然怨声载道,但是敢怒不敢言,只好在背地里咒骂。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,李时珍心情很不安定。
  有时,李时珍闷得慌,便出去走走。他出去时从不坐轿,也从不带人,换一身衣服,一个人踱出府外。
  有时,李时珍坐着一只小船,渡到汉阳,去游览名胜。有时,李时珍深入洪山,去观光游览九峰寺。黄鹤楼边有个观音阁,更是他常到的地方。
  李时珍第一次和观音阁的老和尚交谈,向他打听本地的物产风俗,和尚对答如流,他就觉得这个老和尚不平凡,以后只要有空闲时间,便常来到这里坐坐。
  和尚知道他是蕲州名医李时珍,对他也十分敬重。有些知道李时珍的医道的病人,听说他常到观音阁来,便也纷纷赶到这里来求治。
  李时珍在武昌的时候,观音阁竟成了他的义务诊所了。
  李时珍在王府里主要是看病,除了给楚王一家看病外,很难被召到宫里去,因此他也轻易见不到楚王。
  有时在宫外见上一面,楚王身边总少不了有道士跟着,说话也不方便。那修《本草》的事情,李时珍竟再也没有机会对楚王提起,他为此感觉非常苦恼。
  有一天,楚王府的一位官员来通知李时珍,说楚王和王妃在便殿召见他。
  李时珍想到,既然王妃一同接见,就不会有道士在身边。他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,可以再次向楚王进言,所以非常高兴。
  楚王见到李时珍,态度十分傲慢。他对李时珍说:“世子的病自从让你看了以后,就没有再犯过,娘娘说你很有能耐,所以今天请你来一起饮宴,娘娘还想赏你一点东西。”
  王妃坐在旁边,吩咐宫女捧来一盘珠宝,送到李时珍面前。李时珍说:“治好世子的病,是时珍分内的事情,这珠宝断不敢领。”
  楚王平时送人家东西,只见人家叩头称谢,从来没有见过像李时珍这样的竟然不领受,立刻便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。
  李时珍赶快上前一步说:“时珍并不是不要娘娘的赏赐,只是时珍有一个愿望还没有实现,想再次向王爷禀明。”
  接着,李时珍就把希望楚王再次向朝廷建议重修《本草》,并让自己也参加进去工作的事情,一一对楚王说了。
  楚王一愣,感到非常诧异,他想起李时珍以前就给自己提过一次,而且自己也曾经给皇帝上过奏折,这几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,楚王也只是当做一个顺水人情,奏折送上去就是了,没想到李时珍的意志这么坚决,现在又提起了这件事。
  停了半晌,楚王才哈哈地笑了两声,对李时珍说:“当今皇上要的是仙丹,管什么本草不本草,这种鸡毛蒜皮的事,已经上奏过一次,怎么能再次上奏皇上。”
  楚王虽然为李时珍一再提起什么本草的事,有点不高兴,不过他还是劝李时珍不要胡思乱想,并说自己以后有机会,一定把他保送到太医院去做官。
  李时珍看到楚王拒绝了他的请求,心里非常失望,后来见楚王又提到太医院,不觉又有了一个主意。
  李时珍想,太医院是主管全国医务为皇帝服务的机关,对这一类事情应该负责,通过太医院去向朝廷建议,也是一个办法。
  于是,李时珍对楚王说,他很高兴能到太医院去,多谢王爷把他举荐去。
  楚王其实也不过是有口无心,因为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太医院会要医生,所以他只是答应以后再商量,然后不等李时珍再说,就把他打发了出来。
  李时珍无可奈何,又在王府里住了一段时间,他和那些胡说八道的道士一直不合作,王府里求神打醮的事他也不参加。
  王府里的官员大都是些卑鄙的家伙,一向在外面横行霸道,李时珍看不惯他们的行为,和他们关系也很冷淡。因此,不但道士们说他的坏话,而且那些官员们也在楚王面前说他的坏话。
  有一次,楚王因为吞服丹药出了毛病,传李时珍去诊治,李时珍就趁机把服丹药的害处,向楚王痛切地说了一番。
  可是,那个糊涂的楚王却不认为李时珍说的是好话,反而生他的气,对他直瞪眼。
  道士们又在楚王面前不住地嘀咕,说炼得好好的丹,却给李时珍这个不信道的人瞎批驳一通,弄得不灵了。
  楚王听了道士的话,对李时珍更加不喜欢了,要不是想到他看好了自己儿子的病,早将他打发回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