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李时珍

李时珍,中国古代伟大的医学家、药物学家。结合自身经验和调查研究,历时二十七年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节 在楚王府看病
章节列表
第三节 在楚王府看病
发布时间:2019-08-1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到达武昌后,王府用礼车将李时珍接到楚王府的角门前。
  最后,车子停在了一个院子门口,钱差官下了车子,向车里的李时珍招呼说:“李先生,请您稍等一下,我去禀报王爷。”
  在丫鬟的带领下,李时珍走进世子的卧室,他看见世子正躺在奶妈的怀抱里,脸色发青,正在发病之时,已经失去了知觉,旁边面带愁容的王妃守在一边。
  世子是个10岁的孩子,病得瘦骨嶙峋。李时珍拿起世子的手切脉,然后扒开世子的眼皮,对世子进行了全身的视诊后,就走了出去。王妃也跟着走出了世子的卧室。
  到了世子卧室旁边的小厅中,李时珍对王妃说:“请问以前给世子看病都用了什么方子啊?”
  王妃请侍女拿着一些方子给李时珍。
  李时珍仔细看过方子后说:“这些方子有些问题,世子的毛病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  楚王在一边显得极不耐烦,瞪着眼说:“那你就开你的方子好了,别净说那些。”
  王妃在一旁,急忙用目光向陆长史示意,陆长史抢上一步,走到医案旁边,弯腰说:“李先生,您到这里来开方子吧。”顺手将砚台盖子揭开来。
  李时珍道一声谢后,坐下去,慢慢地磨墨,一边仔细地思索。
  片刻之后,李时珍下笔如飞,将方子开好。陆长史将方子双手递给王妃,可是王妃看后不肯收下,叫李时珍面见楚王。
  楚王看了李时珍的药单子,不解地问:“以前医生开的药方多用沙参,你为何用人参?”
  李时珍对楚王解释说:世子患的是癫痫病,治起来很麻烦。这种病可分为两类,一类是因热引起的,一种是因虚引起的。世子的病属于后者。沙参用于驱火邪,除肺热,是首选主药,但世子是风虚引起的,需补肺虚,人参则是对症的主药。
  “我查了以前医生为世子开的药方,他们都是将世子的病当做因热起,把药用反了。本来,肺虚当补,反而当成肺热开泻药驱火邪,怎么治得好世子的病呢?”
  李时珍继续说:“现在我以人参为君,做主药,以辰砂、吟粉为臣,做辅药,以猪心血为佐药。人参甘温,能补肺中之气。肺气旺则四脏之气皆旺,精气自生而形自盛。辰砂能够养精神、安魂魄、润心肺、止抽风,帮助人参治癫痫症。再发挥吟粉、猪血的作用,世子的病自然会痊愈的。”
  李时珍这番话,说得楚王连连点头。
  一会儿药煎好了,王妃亲自给世子服下,李时珍又让人用醋调和韭菜汁滴进了小王子的鼻子。服完药后,李时珍走进了王府的院子中,楚王回到了书房。
  不一会儿,世子的奶妈和几个府医冲进书房,慌张地对楚王说:“世子服用了李时珍的药后,吐得不得了,娘娘急得直哭。”
  楚王一听,霍地站起来,吼道:“府医,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府医赶忙凑上前去说:“府里有那么多贵重的药,李时珍都不用,却拿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灌世子,世子千金之体,哪里受得了!我们不知他安的是什么心!”
  楚王一听,大声说:“这家伙大概活得不耐烦了,叫他来!”
  李时珍被人带到书房,楚王用手指着李时珍说:“李时珍,你知道吗?世子吐得不得了啦!”
  “时珍正要向王爷道喜呢!”李时珍道。
  楚王竖起眉毛,说:“你是要世子死了才高兴吧!”
  李时珍用严肃的声调说:“不!世子吐了,就有救了。”
  楚王愣住了,说:“什么?你简直是疯了!”
  接着大声对手下的陆长史说:“陆长史!你给我把李时珍带下去,限他三炷香的时间把世子给治好。到时候,世子不醒过来,就把他关起来!”
  陆长史连忙说:“是。”
  三炷香一支接一支点在世子卧室旁的小厅中,李时珍和陆长史等人静等着。
  不久,拥在奶妈怀里的小世子睁开了双眼,对一旁的王妃怯弱地低声喊了声“妈”。王妃激动得情不自禁地扑在世子的身上,李时珍等人也露出了笑容。
  李时珍又给世子开了一服含常山、牡蛎、木香等药,给世子煎服,世子服药后,身体日渐好转。
  一个多月之后,世子的健康状况就完全恢复正常了。
  楚王大喜,于是又请李时珍为自己治病。原来,楚王患有便秘症。每逢解便,疼痛难忍,苦不堪言。30多年来,请了不知多少名医诊治,都没有显著效果。
  李时珍观察楚王,只见他身体肥胖,平时脾气又大,肝火极旺。李时珍明白,这是三焦阻塞之症。
  于是,李时珍用牵牛末、皂荚膏丸给楚王治病。牵牛能顺气,通三焦。果然,对症下药,药到病除。
  楚王服药后,立竿见影,当天就顺顺当当地解了大便,心里说不出的痛快。
  楚王和王妃在王府花园设宴酬谢李时珍。楚王在宴席上端起酒杯向李时珍敬酒,发话说:“郎中,你救了我的儿子,又医好了我多年的顽疾,我不知如何答谢你,你有什么要求,就请尽管说,只要我能办到的,一定尽力!”
  李时珍沉吟片刻,忽然想起父亲说过的话,要修《本草》必须依靠皇帝支持,这楚王是当今皇上兄弟,正好求他帮忙,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
  于是,李时珍起身向楚王深深一揖,不卑不亢地说:“谢王爷盛情。我正有一事要求王爷相助。王爷,我立志要写一部药书,由于得不到朝廷帮助,困难重重。如果王爷能奏请朝廷,助我重修《本草》,时珍将终生感谢王爷。”
  楚王也是个读书人,听了李时珍的要求,不由微微一愣。他见到的郎中差不多都是贪图钱财、官爵,而眼前这个郎中却与众不同,想干一番利国利民、惊天动地的事业。
  楚王想了想,叹了一口气说:郎中,我佩服你有这么宏伟的志愿,我一定把你的要求向皇上转奏。不过,据我所知,皇上近来迷于炼丹求长生之术,对于重修《本草》这样的大事,未必有兴趣过问。
  “我希望你在我这里住下来,我的奉祠所正有个缺,你就当个祠奉工兼管良医所。王府藏书楼中药书颇多,闲来无事,你尽可以随便出入,为你修《本草》寻些资料,待有机会,我再保举你进京供职,找机会向皇上提出重修《本草》这个心愿。”
  李时珍接受了楚王的意见,在王府里住了下来。果然如楚王所料,楚王转奏李时珍心愿的奏折送到皇上手中后,皇帝批了个“留中”,便如石沉大海,杳无音信了。
  不过,李时珍还想继续上书楚王,希望他能够利用自己的身份,多向皇帝进奏折,以便引起皇帝对于《本草》的注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