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李时珍

李时珍,中国古代伟大的医学家、药物学家。结合自身经验和调查研究,历时二十七年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节 为医学苦练内功
章节列表
第四节 为医学苦练内功
发布时间:2019-08-1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李时珍在顾家的时候,经常遇到一个青年人,这个人风流倜傥,谈吐不俗。经过几番接触,他们非常投机,很快成为莫逆之交。这个青年就是郝家的郝守道。
  郝家也是蕲州四大名门望族之一,郝守道酷爱医学,精于内功,又爱游览名山大川,阅历丰富。
  郝守道也是一个不喜欢八股和经书的人,但是非常喜欢读书,读各种各样的书。因为与顾家的关系很好,所以他也经常到顾家读书。
  另外,郝守道和李时珍一样,对各种事物都肯下工夫研究,反对墨守成规,主张经世致用,大胆创新,他有许多独到的见解,对李时珍帮助很大。
  李时珍平时除了跟父亲学习医术,听顾问老先生讲学之外,常和郝守道一起探讨各种问题。
  一天,秋高气爽,李时珍和郝守道一起来到长江边的凤凰山上。据说李白、杜甫就曾经到过这里,所以这里有一个地方,名叫白甫岗,表示对这两位古人的尊敬和思念。
  在一棵古柏下,李时珍和郝守道两个人促膝谈心,他们面前摆着一本葛洪的著作《抱朴子·内篇》。
  葛洪是东晋道教学者、著名炼丹家、医药学家。字稚川,自号抱朴子,丹阳郡句容(今江苏句容县)人,世称小仙翁。
  葛洪曾受封为关内侯,后隐居罗浮山炼丹。著有《神仙传》《抱朴子》《肘后备急方》《西京杂记》等。
  葛洪的《抱朴子·内篇》20卷,其中“金丹”“仙药”“黄白”三卷,记载了战国以来炼丹术,炼丹术是古人为求“长生”而炼制丹药的方术。
  对于葛洪的著作,历来争议很大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李时珍对《抱朴子》中的理论和用药很反感。
  李时珍当时并没有真正看过葛洪的作品,他的一些思想都是来自于父亲或者别人的一些看法。
  李时珍首先提出了葛洪的一些错误理论,他对郝守道说:“葛洪认为,人生命的长短,是预先由天上的星宿决定的。如果一个人的命是属生星的,这个人必然信仰仙道,得以长生;如果一个人的命是属死星的,这个人就不会信仰仙道,就要短命。既然一个人的长生与否是命中决定的,长生者何必勤修若练?只坐待成仙就行了。”
  李时珍还说:“葛洪对于水银的论述,我认为一点道理也没有。水银是至阴至毒的物质,六朝以来,贪食水银以求长生者,不知有多少人致残,甚至丢了性命。葛洪却说水银是长生之药。”
  李时珍把自己所知道的和别人批评葛洪错误的地方,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。
  郝守道也认为把水银当做长生不老药是荒诞的,但他同时认为水银确实也可以治病。
  为了增强说服力,郝守道还举例说:“水银外敷可杀灭皮肤中的虱子,治疥癣恶疮。水银还可以制成朱砂,用于治五脏百病,养精神,安魂魄,益气明目等。”
  同时,郝守道还认为,道家用练外丹的方法求长生,十分荒谬。但是,以吐纳、导引术来练内丹,就是一门高深莫测的学问了。
  “那你能不能讲一讲什么是练内丹呢?”李时珍问郝守道。
  郝守道说:“内丹是一种以运气为主的锻炼身体方法,又叫吐纳术、导引术。通过采气、养气、练气,使人体内结丹,而后用内丹打通经络,使人体出现诸多的特异功能。兄台如果练吐纳、导引之术,可练出内视的功能。”
  “内视?”李时珍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些呢,他以前一直对于这些道士的玩意非常排斥,所以也从来没有关心什么内丹外丹的。
  “那什么叫内视?”李时珍好奇地问。
  “通过练吐纳、导引,两眼之间的天目会打开。天目一开,便能窥见自己或别人体内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了。”
  李时珍听到这里,感觉有点心痒了,他没想到道教还有这样一门学问,能够真正与医学相通。
  “我真想练内视的功夫,可惜无人教我。”李时珍说。
  郝守道笑了笑说:“我可以教你。”
  李时珍大喜,连忙拱手说:“你有这手功夫?那么兄弟拜哥哥为师好了!”
  郝守道爽快地答应了,他说:“好。不过还有一个条件,就是你得首先排除对葛洪的偏见,好好读一下葛洪关于吐纳、导引术的论述。”郝守道对李时珍说。
  说完,郝守道拿起《抱朴子》,给他指出需要阅读的部分。
  就这样,李时珍开始阅读起《抱朴子》。这些书在以前,他是从来不看的,可是现在看起来,那是自己错了。
  虽然这些道家养生术有不科学的地方,但是还是有很多东西是可以借鉴的。
  通过阅读《抱朴子·内篇》,李时珍了解和熟悉了秦汉以来的各种炼养方术。
  而且他也认可了葛洪的根本思想,只要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养生方法,不偏不执,懂得气法、导引、房中、饵药、金丹,就能达到延年益寿的长生目的。
  过了几天,李时珍觉得自己对于葛洪的思想比较熟悉了,再次见到了郝守道,两个人交流了自己阅读《抱朴子》的心得。
  然后,郝守道开始传授李时珍内功。
  郝守道首先让李时珍坐南向北,两手呈莲花掌,全身放松。李时珍照郝守道的话去做,慢慢地,他感到两手之间有一种吸引力,手指上又有了胀感、麻感。
  李时珍就把感觉告诉了郝守道。
  郝守道说:“你已有了气感。气是一种很神秘而又很实在的东西,练内丹的人都能感到它的存在,但又说不清楚是什么东西。”
  此后,李时珍对吐纳、导引之术,兴趣越来越浓,在郝守道指导下,每日坚持练,内功有了很大的进步。
  这一天,李时珍又和郝守道来到凤凰山的古柏下。李时珍面对古柏,横切、竖砍、对拉,将自己身上的浊气通过手掌上的劳宫穴、商穴、商阳穴、中冲穴排给柏树作营养,然后又将柏树中的“灵气”吸出,补给全身。
  导引功做完,李时珍开始背对大树做站桩功。他手掌微微伸开,五指相对,呈莲花掌,用莲花掌抱虚球,置于小腹前,双膝微曲,再用意念将大树移到眼前,一实一虚,两棵柏树将自己夹在中间,同时,两手轻轻来回对拉。
  不一会儿,微风吹过,李时珍的身体开始轻轻地摇摆,逐渐进入了恍恍惚惚、如醉如痴的境界。
  按郝守道的传授,李时珍臆想太阳从口中进入体内,进入心中,照在心头,再臆想阳光和心头会合,最后达到交相辉映。这时,李时珍感到心中暖融融的。
  此时,李时珍用百日筑基练就的小丹,从腹部丹田中调出。他真切地感到,这颗如米粒般大的金黄色的小丹穿过任、督二脉,经过会阴、尾门、腰脊、挟脊、玉枕、百会、神庭、人中、龈交、承浆、天突、玻现、华盖、紫官、腹中、中院、神阔、气海等穴位,迅速地沿着小周天旋转奔腾。
  李时珍收功后,把自己观看到的内景告诉了郝守道。
  郝守道说:“你这只是练吐纳之功的第一步。第一步主要是练精化气,达到小成。然后要经过十月”养胎“练气化神,再经过三年乳哺,练神还虚,便可以到中成。如果再经过几年面壁练虚合道,便可达到大成。能大成的人,是少之又少的。”
  李时珍点了点头。
  有了实践经验后,李时珍对于道家养生的态度也发生了一定的改变。他认为练内功对于养生确实是有用处的。
  所以,在李时珍此后的一生中,一直坚持练习内功,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  虽然给人看病太忙,没能付出自己的全力,但还是达到了中成的境界,这对他的医药学研究有很大的帮助。
  李时珍通过吐纳术的实践,在历史上第一个提出了“内景隧道,唯返观者能照察之”的著名论断,并创立了“肾间命门”学说,写出了《奇经八脉考》《濒湖脉学》等著作。
  李时珍自从练内功之后,医理、医术取得了很大的进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