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李时珍

李时珍,中国古代伟大的医学家、药物学家。结合自身经验和调查研究,历时二十七年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节 获取医学启蒙知识
章节列表
第五节 获取医学启蒙知识
发布时间:2019-08-1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李时珍9岁时,开始按照父母的安排,到私塾学习八股文,为日后的科举考试做准备了。
  李时珍的父亲医术高明,医德高尚,是蕲州一带非常有名的中医,后来曾经被推举当过太医院医官,虽然官不大,是个正九品,但也算国家认可了他从医的地位。
  左邻右舍的人一有不舒服,就来找他看病,每次都是药到病除。由于耳濡目染的关系,李时珍对医学十分入迷。
  每天做完功课,李时珍就替父亲抄写药方,有时还跟父亲上山采药,认得了许多医书上记载的和没有记载的药草。
  遇到不太了解的,李时珍都一问到底,直到弄懂为止。李言闻却责怪儿子,说要是读经书像这么努力,那就好了。
  但是,李言闻仍旧满足了儿子的要求。只是不时提醒儿子,读经书才是他的正业,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医药上面。
  为了方便采药,李言闻在自己的后院种植了许多草药。在父亲的精心培植下,这里成了一个小小的药圃。
  平时,李言闻除了给人看病以外,他就细心养殖草药。一会儿浇水,一会儿锄草,一会儿施肥。
  这样,不但可以提高自己的医学水平,还能节省开支,不用什么药都到药店采购。同时,这也是一种养生的好方法。
  李时珍从懂事起,就经常跟父亲到这个小药圃里。当然他主要是感觉好玩,帮不了多少忙,也就是帮助父亲给中草药松松土、浇浇水,这些他都非常喜欢,因为里面经常会蹦出各种小昆虫。
  每次来到这个小药圃,李时珍总是喜欢问这问那:“父亲,这是啥花呀?”
  父亲会耐心地回答:“这叫单叶红牡丹,它的根和皮都能入药,能治很多病呢!”
  于是李时珍就会接着问:“那这药能治什么病呀?”
  父亲告诉他:“这药能治风寒,能止疼痛;胃肠炽热,心气不足也能治。”
  李时珍还会刨根问底:“啥叫心气不足啊?”
  “你现在还小,过几年再学吧!”
  李时珍缠住父亲不放,非要知道不可,父亲只好把具有药用价值的花、草的名字、药性、用途一一讲给他听。
  李时珍的父亲对医学有很深的造诣,他著有医书《四诊发明》,还有药书《人参传》《蕲艾传》等。
  父亲对研究药草具有浓厚兴趣,李时珍深受影响,所以李时珍经常捧着父亲写的《蕲艾传》,在家里后院的小药圃中看个没完。
  一天,李时珍蹲在药圃的一个角落里,专心地研究栽在墙角的蕲艾。他手捧父亲写的《蕲艾传》,对照药圃中的实物仔细观察。
  父亲著的书上对蕲艾的描述既准确又细致,与实物丝毫不差。李时珍心里想:自己以后做学问,也应该向父亲学习,一丝不苟。
  由于父亲的著作中记述得十分详尽,李时珍越看兴趣越浓,决定采一篮艾叶回去炮制。
  很快,李时珍便采满一篮艾叶,忽然,脚底滑溜溜的,紧接着一条白花蛇突然从蕲艾丛中探出头来,李时珍惊得尖叫起来。
  正在危急之时,父亲突然出现在李时珍身边,只见他从地上抓了一把泥沙,往白蛇身上一撒,那蛇立即瘫了下去,摆成之字形。
  接着父亲扬起药锄,一锄头就把蛇头斩了下来。蛇身在地上扭动了一会儿,便再也不动了。
  父子俩都松了一口气。
  李言闻拽着死蛇说:这就是我常和你说的蕲州白花蛇。蕲蛇是我们蕲州的特产之一,与新艾、蕲龟、蕲竹齐名。
  由于当今皇上患有风湿病,指定要蕲蛇治疗。官府为了讨好皇上,命令百姓大量捕蛇,蕲蛇被捕得越来越少了,如今要找到一条蕲蛇都很困难。
  为了向官府交蛇,老百姓苦不堪言,编了首民歌诉苦:‘白花蛇,谁叫你能辟风邪!上司索你急如火,州中大夫只逼我,一时不得皮肉破,积骨如巴陵,杀尔种族绝,白花不生祸始灭。’
  “蕲蛇如今稀罕得成了宝了,现在我正好用它来制造咱们家传的白花蛇酒。这种酒可以治中风伤湿、半身不遂、口目歪斜、骨节疼痛以及陈旧性的疥癣、恶疮、风瘫等。”
  说着,李言闻从李时珍手里接过白花蛇,用钉子将蛇身钉在木板上,用小刀截掉尾巴,小心地剥掉蛇皮,剔去蛇骨。
  然后,李言闻用药锄挖了一个坑,将蛇皮、蛇骨、蛇头和蛇尾放进坑中。
  李言闻还指着蛇头对李时珍说:你看,这条蛇的眼睛还睁着呢。蛇死后一般眼睛都是闭着的,唯有蕲州白花蛇死后眼睛是睁着的,这是辨别真假蕲蛇的办法。
  “蛇头、蛇皮、蛇骨都有剧毒。解剖完蛇后要将它们小心掩埋,以免伤人。捕到的蛇经过处理后,便可以用来炮制白花蛇酒了。来,我把祖传的制作方法教给你。”
  父亲提着蛇,李时珍挎着竹篮,一起走进了他们家的药材炮制房。
  李时珍从记事起,就跟着父亲在炮制房里学制中药,这一次,他向父亲学习制作祖传白花蛇酒的方法。
  父亲将白花蛇放在一个瓷钵内,倒了一瓶糯米酒入内,用手把白花蛇反复用酒洗涤,直到糯米酒把它浸润得透亮,才把它放入一个小细瓷坛中,然后开始配药。
  小时珍仔细观察着父亲的一举一动,感到非常有趣!
  “你帮我取药,羌活二两,当归二两,天麻二两,秦艽二两,五加皮二两,防风二两。”父亲一边忙活着,一边指挥小时珍帮忙拿药称重量。
  小时珍从小就经常帮父亲称药,所以非常熟练,不一会儿,就全部搞定了。
  “拿锉刀将药锉成细粉。”父亲说。
  “没问题。”小时珍清脆地回答。
  很快小时珍就将锉好的药粉递给了父亲,父亲接过来就装进了一个生绢袋中,又用麻绳扎紧封口,放进白花蛇的瓷坛中,再倒进一瓶糯米酒,用箬叶密封坛口。
  最后,父亲将瓷坛放入一个盛有水的大锅中。
  李时珍仔细观看父亲制作的全部过程,并牢记在心里,他觉得炮制药材真是趣味无穷。
  先前还是那么可怕的毒蛇,经过加工炮制,几天以后就成了药效显著的药酒,简直不可思议。
  趁着兴致,李时珍就在炮制房里用采来的艾叶制药,于是,他又将父亲的《蕲艾传》看了一遍,默记下制药的方法。
  然后,李时珍将艾叶扬去尘埃、残屑,放进一个大石臼中,用一根木质捣杆捣碎,捣成艾茸后,去掉渣滓,再把剩下的白色艾叶捣碎揉烂,直到像一团棉花为止。
  捣好艾叶,李时珍找来硫黄末,加入艾叶中拌匀,然后,将艾叶、硫黄糊制成细条,装在一个簸箕中,拿到屋外放在屋檐下阴干,常用的硫黄艾便制成了。
  从这以后,李时珍常到炮制房,帮助父亲炮制各种药材。为了不影响学业,他把书带进炮制房,一面看书,一面学制药。
  童年时代的李时珍,从采药、制药中,既感到制药的艰辛,又体会到制药的乐趣。
  父亲的一言一行,默默地影响着他,李时珍对祖国医学的知识是从父亲教导,阅读父亲写的书开始的。
  父亲写的《蕲艾传》,不仅使李时珍了解了家乡的特产蕲艾,还知道了家乡所产的蕲蛇、蕲龟、蕲竹等药材都是闻名天下的。
  尤其是父亲严谨的治学精神和实事求是的作风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李时珍。
  后来,李时珍在编著伟大的药物学著作《本草纲目》时,常常引用父亲写的书、父亲说的话。
  李时珍编著的《濒湖脉学》也是在他父亲的著作上“选精择华”融汇己见而成的。李时珍的另一部著作《蕲蛇传》也是受父亲《蕲艾传》的影响,从而得到启迪撰著的。
  父亲,成了李时珍走上医学道路的第一个启蒙老师。